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开奖结果彩图库 >

成永青:故乡的柿子树(散文)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8-12 点击数:

  故乡的院子有两棵柿子树,是父亲嫁接的,结出的是小柿子,也叫火罐柿子,据说这种柿子有1000多个品种,形状颜色各不相同。这两棵树长得都不高,为了好采摘,那是父亲剪枝的结果。柿子树枝叶铺开,向周围伸展,占据了毫无遮挡的空间,像一把圆圆的大伞。树的根部有大大的树圈,微微下陷,我们把水倒在里面,树根就很快喝干。遇到下雨树圈里就积满了水,往外溢,可没几天树根就全喝完了。喝足了水的柿子树舒张树冠,光洁厚实的叶子层层叠叠,遮天蔽日,长得很是茂盛。夏天,我们在树荫下乘凉;秋天,我们看着满树的叶子慢慢变红;冬天,一树柿子就像红红的灯笼,真是暖心的好景。

  每到初夏,柿子树就开花了,淡黄色、四楞形的花,花边向外翘着,像一顶礼帽,很雅致。繁密的花总要落下一些,早上起来淡黄色的花就落了一地,新花盖着旧花,一层压着一层,散发着香气。孩子们捡起花,一朵一朵抛向空中,尽情地玩耍。花落在头上,落在身上,落满了衣服,落进了头发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道。

  早晨,柿子树下落满了花,这些花好像特别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悄悄落下,大概是怕人打扰吧。母亲带着我们扫院子,总要绕开柿子树,把花留下。树下的花越积越多,踩上去松松的,软软的,像走在棉花上,感觉很好玩。柿子树有两期花,一期花是裸花,它的落下是为了让坐果的花能够把柿子结得更大。二期花长果实,大约两周的花期结束后就长出了小柿子,沾在叶根处,像一粒粒绿色的小米,接着就像一颗颗绿豆,这时的柿子长得最快,一夜之间就能长大好多。柿子越长越大,到了秋天就慢慢成熟,柿子由绿变成浅黄,再由浅黄变成橘红,最后变成大红,像挂满了一树红灯笼,养眼喜人。

  每年的十月份是柿子成熟的季节,山坡上,塬坝上,塄坎上,农家院,一树一树红彤彤的柿子,挂满了田间村落,远远望去就能看见醉人的殷红,像挂着无数红灯笼,夺目诱人。院子的柿子树一树是椭圆形,一树是扁平形,结出的柿子都是甜甜的,沙沙的,汁多水大,很是甘美。霜降过后,柿子树的叶子就渐渐变红,随着秋风漱漱落下,最后就全部落光了,只留下满树的柿子,像过年的红灯笼,好看极了!

  这时,采摘柿子是最好的时节,柿子都成熟了,但还没有变软,摘下来也好存放。采摘时要先把梯子靠在树上,摇着不动不晃,人才能踩着梯子一档一档上到高处摘柿子。一般来说一个一个摘太慢了,都是把整个小枝条折下来,这样不但不会伤及柿子树,反而会在来年长出许多新枝,结出更多的柿子。上面的人折枝,下面的人接着,一枝一枝摆在地上。每年收柿子,父亲总要把一些最大最红的柿子留在树上,说是给大树和鸟儿们奖赏的。

  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收放柿子,她教我们把小枝上的柿子一个一个摘下来,整齐地摆放到笼子里,一个挨着一个,只放一层,以免压着。这种笼子是存放柿子专用的,大而扁平,浅浅的,圆圆的,面积很大,放进去的柿子有笼底托着,不会受损。看见那么多柿子,孩子们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抬着柿子笼子走进冬暖夏凉的窑洞里。过上一段时间,柿子就会慢慢变软,但皮还是厚的,这时我们吸出甜甜的柿子瓤,把壳吹得鼓圆鼓圆,把黄豆装进柿子皮里,母亲做饭时放进灶火边,一会就烤熟了。我们撩起衣服托着热烫的烤柿子,里面的黄豆冒着热气,吃起来脆脆的,有柿子的甜味;烤过的柿子皮吃起来也是甜的,柔柔的,劲劲的。再过些时日,柿子的皮就变得越来越薄,红得透亮,这时就完全熟透了,剥了皮,可以一口吞进嘴里。

  冬天的晚上,捡上一盘柿子端过来,一家人悠闲地坐在暖烘烘的热炕上,说着家常,讲着故事,看着电视,吃着柿子,享受天伦之乐,那是多么的美啊!软柿子的皮很薄,轻轻一剥就掉了,剥了皮的柿子表面沙沙的,渗着红红的汁液,舔着甜甜的。剥好的柿子放进嘴里嚼着,劲道的肉汁很是粘甜,足以堪称舌尖上的美味。正如北宋诗人张仲殊的赞美:“味过华林芳蒂,色兼阳井沈朱,轻匀绛蜡裹团酥,不比人间甘露。”柿子虽然小,但光亮晶莹色红,肉质紧密甜润,皮薄无核,凉甜爽口,甜而不渗,味道温顺。我特别喜欢吃柿子的软核,吃进嘴里滑溜溜的滚来滚去,好像逗人玩呢,软而劲,很是耐嚼。

  柿子放软后我们就天天吃,一直能吃到来年的正月过了。软了的柿子就那样放在窑洞里,既不冷,也不热,冻不了,放不坏。柿子送给乡亲,送给亲戚,送给朋友,大家一起享用着大自然慷慨无私的馈赠,嘴里是甜的,心里也是甜的。

  故乡院子的柿子树如今还在,虽然很老了,结出的柿子也是核多肉少,但家人还是舍不得把它伐掉,一直留着。是啊!这两棵柿子树是我童年美好的回忆,是我味觉里最甜美的记忆,它们早已长在了我的心里,又怎能砍伐得了呢?

  ●成永青,笔名蓝洋;陕西省宝鸡市教师,现代作家文学特约作家;喜欢文学中的生活,喜欢生活中的文学。金多宝